李暮夕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婚后再说第2节,婚后再遇到相互喜欢的人,李暮夕,青藤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气氛顿时剑拔弩张。

“算了季霖。”一道低沉的嗓音从不远处传来,声音磁性,很是悦耳。

温蓝下意识回头,这才发现树荫底下停靠着一辆黑色的宾利车。车门被人从里面推开,下来一只黑色的漆皮鞋。往上,男人的长腿包裹在挺括的西裤中,比例优越。

温蓝难以避免地扫到对方锃亮的鞋尖、腕上银色的机械表,还有线条流畅、略带几分冷冽的下颌。

这个男人应该长得很帅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她当时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这么一种直觉。

直到目光往上再扫到那张脸,她停顿了两秒,飞快转开。

好看的男人千千万,可这个男人,大抵是书里叫人看一眼就移不开视线的那一种。

事后回想起来,其实那次见他,江景行身上并没有什么唬人的行头,远要比她之后几次见他朴素得多。

他比她左手边这位穿西装的男士还要略高一些,皮肤是那种冷色调的白,让人联想到冬日山谷里的淙淙融雪,戴一副细金边眼镜,一张面孔棱角分明,极是俊美。身上只穿了一件普通的米色毛线衣,尽管如此,举手投足间仍是说不出的优雅迷人。

正是印证了那句话,有些人,哪怕只穿着地摊货,也能穿出百万名牌的味道。

见她望过来,他对她露出一个微笑,点了点头。

她怔了下,也因为这份善意,让她的尴尬和窘迫减少了一些。

她也回以微笑,算是打过招呼。

被叫做季霖的西装男士脸色大变,忙撑着伞过去,从车里取了外套替他披上:“您怎么下来了?”

他没答,取出帕子擦手,对温蓝和许依依说:“抱歉,你们先。”

温蓝这才发现,他手腕和衣领口都有血迹。背向她的那一侧,手腕处还在滴血,染红了洁白的毛衣。

她目光往旁边移去,看到宾利车破碎的大灯,还有瘪掉的两个后轮。

这是发生车祸了?

虽然她不是什么助人为乐的人,这种情况还是不能坐视不管的:“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,一起吧?”

他微怔,看了她一眼。

四目相对,温蓝撞入了一双深邃的眼睛。漆黑、沉静,望不见底,是很少见的丹凤眼,抬眼时眼皮压成细而薄的褶皱,微微上挑,显得风流而多情。

可他却有一张冷峻迫人的面孔,虽是斯文而客气的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解神者之地铁篇

解神者必死

寻乐(NP)

揽月

欲壑难填

黄油小蛋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