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残花戏草──未来(第九回),残花全诗李清照,小琐,青藤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天清气朗,这个早晨很宁静。

外头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,在丛林间的小屋里,躺在床塌上的少年闭着眼,黑亮的乌丝披垂在四周,长长的眼睫在白净的脸上造成一道y影,却更衬托出少年的娇媚。

伸了个懒腰,残花慵懒的睁开眼儿,看向一旁空荡荡的床铺。

方草药果然已经醒了……,自己再没看过b方草药更规律生活的人了。

从前在春月楼里,睡到中午才醒是家常便饭,下午开始到深夜都是服务客人的时间,可以说是昼伏夜出的生活,和方草药一起生活后,作息还是没法调回来,是以每回醒来,方草药早不知道哪去逍遥去了。

记得那日他第一天来到这里,还忐忑不安不知道方草药到底是不是另有目的、也不知道他私底下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,只能说服自己信任眼前拯救了自己的男人。

没想到方草药将自己唯一的床舖让给他,并且迅速地做了一张木椅,然后面带笑容义正严词的要自己睡床塌,他则要睡在那张木椅上。

一直到这样的生活过了好几天,残花才从重获自由的喜悦中恢复过来,认真地考虑接下来的事。

「在我这儿,你不必有什么后顾之忧,想做什么事便跟我说,我会尽量帮你,需要银子也尽管开口就是。」那晚用膳时,方草药温温的笑着这么说。

残花听的这句话时,心中其实是激动万分的,这人救了自己、对自己无微不至,虽说情感并不外显,总是这般的笑着,可却任着自己占领他的房、纵容自己的一切。

认识他开始,残花就从没见过他发过脾气,除了那日替春月楼老鸨医病时,他脸上的笑让残花感到不寒而栗以外,残花从不知道世上还会有甚么事可以让他发怒的。

想了好几日,残花才发现自己对未来甚么想法也没有,也许是因为自己从没想过能重获自由的关系吧!

重获自由啊……,想到自己已是自由之身,又想到这几年的一切,不自觉的一阵鼻酸。

听着他的话,残花默默地掉下眼泪。

看着残花脸上的泪,原先在吃饭的方草药愣了愣,还是那样温温的声调,小心翼翼的问,「怎么哭了?你是不是想你爹娘?想家了?」

残花盯着他,不知为何,听他温和的语调,越觉自己这些年来深受委屈,泪掉得更凶,咬住唇瓣,不停地摇头。

「你若真想他们,我带你去找他们便是,别哭了。」走到他身侧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掠寒梅(H)

无故南淮

【快穿】被艹哭的神如此诱人∥双洁1v1(又名:当神跌入凡尘)

月下白

穿成桃花宗的小宗女

没有名字

主人的狗奴新娘

时遇彼岸

拍卖[双性]

开车吃着肉

非正常契约调教(SM调教,强强,温馨)

澹月空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