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残花戏草──残花无情(第六回),残花全诗李清照,小琐,青藤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冷汗自额际滑落,残花黑发披垂,此刻正被两个男人压在床上,动弹不得,那两人一个压住了他的双腿,另一个则箝制住他的双手,而浓妆yan抹的老鸨此刻正坐在床沿边冷笑着。

「小贱人,不是我说你,凭你这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sao劲儿,连我这老江湖也会目眩神迷,那位大爷不但人生涩的很,又是个多金的主儿,你会g不了他的魂?」一面说着,一面抓起残花的手,她的手中已多出了一根银针。

「嬷嬷,您饶了我吧。」残花惊恐的看着她手上的银针,声调虚软。

「哼,饶你?我这回饶了你,你岂不食髓知味,你以为我不知道,你不想多接客,便放任他走嘛?你怕他一旦迷上你,你的客人越多,这身子就越不乾净?」银针刺入残花的手臂,残花惊叫。

「啊!」

「这会儿倒是挺会叫,你这身子反正也不乾净了,还差那几个客人吗?这一而再再而三的,你让多少白花花的银子从我手中溜走了?」冷笑着拔出了针又刺,残花又是一声惨叫。「你不要银子,也成,少多少银子,我便札你几针。」

残花苍白着脸,鼻间涌上酸意,纯瓣颤抖,却不愿让泪水滴下。

银针起落,札在身上,痛觉却渐渐麻痹,「你这辈子既是青楼小倌,还想ga0什么贞洁?怪就怪你命贱,被卖来这儿。你别怪嬷嬷心狠手辣,咱们这春月楼开门做生意,赚的也只你和水仙他们几个,其他人的生活可都要靠你们哪!」

「唔……」残花咬着身下的枕儿,忍住疼痛。

不知又被扎了多少针,上头的男人声音古怪的朝老鸨说,「嬷嬷,我快忍不住了,您让我和小花儿好吧,往后我、我会好好工作、好好服侍您的!」

残花回脸,瞪向身后压着自己的男人,又看向一旁的老鸨,「嬷嬷……求您。」

老鸨没犹豫多久,便冷眼看着残花,「你这孩子,也该认清状况了,你瞧瞧这张国se天香的脸,其他人不听话,哪个我不是把他们打的鼻青脸肿?就你一个,连我也舍不得打,只得用针刺,这针虽疼,可却不会伤了你的脸和身子。」

「嬷嬷……我知错了,我真知错了,您别让其他人碰我。」残花拉住老鸨的手,听出她话中的意思,面露惊恐,想将老鸨留下,却被她甩开。

「阿宽,今晚小花儿便赏给你了,可别说嬷嬷不疼你,从今以后替我办事可得更加利索,知道吗?」

「是!是!谢谢嬷嬷!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掠寒梅(H)

无故南淮

【快穿】被艹哭的神如此诱人∥双洁1v1(又名:当神跌入凡尘)

月下白

穿成桃花宗的小宗女

没有名字

主人的狗奴新娘

时遇彼岸

拍卖[双性]

开车吃着肉

非正常契约调教(SM调教,强强,温馨)

澹月空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