策马听风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19章,我在霸总文学里当家庭医生,策马听风,青藤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19章

沈亭州临走时,将那份亲子鉴定装回文件袋,重新缠上线扣。

周子探要这个时候探究自己是否是周之衷的孩子,是因为家庭发生重大变故,他感到恐慌。

这是每个寄人篱下孩子的通病。

沈亭州从小生活在傅芸芸家,姑姑温柔体贴,姑父豁达开明,夫妇俩对他非常好,他有时候都会冒出一点惆怅,更别说周子探了。

被亲生母亲抛弃足以让任何一个孩子没有安全感,“父亲”也对他十分冷漠。

虽然说贺然婕关怀记挂他,可她对谁都好。

对于没有安全感的人来说,仅仅只是好不够,需要很多偏爱才能填满内心那份焦虑。

所以在周子探看来,谁都会随时抛弃他,包括贺然婕。

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份肯定的亲情,而不是一份冷冰冰的血缘鉴定结果。

只有贺然婕能安抚周子探的迷茫跟恐慌,因为贺然婕是真的爱他。

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,贺然婕看周子探的目光就是一个慈爱的母亲在看一个有点任性,但又极其孝顺的孩子。

沈亭州能看出来,这种目光他在他姑姑身上见到过。

-

离开周子探家,沈亭州乘电梯时习惯性看了一眼手机。

半个小时前,秦诗瑶给他发了一条消息。

一段七八秒的视频,秦诗瑶配文——霸总泪洒生日会,悔恨不能火葬场。

沈亭州眉心跳了一下。

说真的,秦诗瑶这起标题的能力,不去做营销号可惜了。

视频拍的是周之衷,他一个人坐在偌大的蛋糕车旁,眉眼低垂,流泪没流泪看不清,因为拍摄距离太远了,但看着挺孤单的。

沈亭州已读了消息,不回好像没礼貌。

他回了六个点,以示对秦诗瑶标题的佩服。

秦诗瑶秒回:【出来了?】

秦诗瑶:【怎么样怎么样,有没有一手消息透露?】

沈亭州:【……没有。】

秦诗瑶不信:【是没有,还是你不想透露别人的隐私?】

沈亭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正纠结时,秦诗瑶又发来一条:【明白了,看来是一口大瓜。】

沈亭州不能说。

好在秦诗瑶也不是很关心:【我就问一个问题,你觉得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蔷笼

柿橙

末世降临,作精女配重生了

买菜不买西红柿

清冷神官被阴郁受拽下神坛

成洲